查询

吴文藻学术式求婚信致冰心父母

发布:2018-08-03 14:20 浏览次数:51次阅读 来源:DarryRing(DR)戴瑞求婚网

 

◎冰心(1900-1999):原名谢婉莹 。现代著名女作家,儿童文学家,诗人。原籍福建长乐。

吴文藻(1901-1985):江苏江阴人。中国著名社会学家、人类学家、民族学家。

平淡中走出的爱情

我们知道冰心,知道她的《繁星·春水》,知道她的《致小读者》,却很少人知道冰心的爱情。冰心不是民国才女中最有才最漂亮的一个,但她的爱情或许让很多人羡慕。

1923年8月17日,冰心离开自己至亲的父母和三个弟弟,只身登上了邮轮“约克逊”号,前往美国留学,在“约克逊”号邮轮上,阴差阳错的遇到了相濡以沫共度余生的吴文藻。

1923年9月1日,冰心等留学生抵达美国西雅图,吴文藻接去了达特默思学院学社会学,冰心则到威尔斯利女子大学研究院进修。冰心到校后,接到了许多同船朋友热情的信函,唯独吴文藻就写了个简单的明信片。冰心觉得挺有意思,便给他回了一封信。吴文藻以自己对文学的感悟,给冰心购买她需要的书。他买来后,总是先睹为快,并在自己认为重要的地方用红笔划出来,而这些用红笔标出来的基本上都是爱情的句子,所以吴文藻实际上是通过寄书这样的方式来表达他对冰心别样的爱。

傻书生的学术式求婚书

1925年,吴文藻经过慎重考虑,在湖上划船时向冰心表白了他想与她结为百年之好的意愿。1926年夏冰心回燕大任教,吴文藻则留下来攻读博士学位。冰心离美回国前,吴文藻尊重她的意愿,给她父母写了一封求婚长信,并附了一张相片,叫冰心带回给她父母。他希望通过这封情真意切的信说服冰心父母,同意将冰心许配给他。

于是,吴文藻提笔写了一封有趣的求婚书,洋洋洒洒,俨然学术论文一篇,一副书呆子气。就是这么一封乏味的求婚书,居然打动了未来岳父、岳母,他们一致认为此男人傻的可爱,靠谱!

1929年6月15日,二人于北大临湖轩举行了婚礼,来宾只有两校同事、同学,待客之物一共只花了34元。新婚之夜在北平西郊大觉寺一间空房里度过,临时洞房除自己带去两张帆布床外,只有一张三条腿的小桌。

事后冰心说:真正的婚姻并不在排场,而在心灵相通,其他都无所谓了。这一年,冰心29岁,吴文藻28岁。

补上一封求婚书

买朵鲜花买媚婚戒,单膝跪地式的求婚吗?或者当初平平淡淡的结了婚,或者对求婚之事还未想及,头脑中从未有过写求婚书的念头,可以这样试一试。可以在全民悦读留言,对你的爱人或者意中人,补上一封求婚书。世间万种,不及你的一言一语,此刻,读你的书信,共伴余生。

吴文藻写给冰心父母的求婚信

谢先生、太太:

请千万恕我用白话文来写这封求婚书,因为我深觉得白话文比文言文表情达意,特别见得真诚和明了。但是,这里所谓的真诚和明了,毕竟是有限的,因为人造的文字,往往容易将神秘的情操和理性的想象埋没掉。喜幸令爱与我相处有素,深知我的真心情,可以代达一切,追补我文字上的挂漏处。

我自知德薄能鲜,原不该钟情于令爱。可是爱美是人之常情。我心眼的视线,早已被她的人格的美所吸引。我激发的心灵,早已向她的精神的美求寄托。我毕竟超脱了暗受天公驱使而不由自主的境地,壮着胆竖立求爱的意志,闯进求爱的宫门。我由敬佩而恋慕,由恋慕而挚爱,由挚爱而求婚,这其间却是满蕴着真诚。我誓愿为她努力向上,牺牲一切,而后始敢将不才的我,贡献于二位长者之前,恳乞您们的垂纳!我深知道这是个最重大的祈求;在您们方面,金言一诺,又是个最重大的责任!

我仿佛在上面说了许多不着边际的话,但是我的中心是恳挚的,我的脑经是清明的。我现在要说几句脚踏实地的痛心话了。我不爱令爱于她大病之前,而爱她于大病之后,未曾与她共患难,这是我认为生平最抱恨的一件事!我这时正在恳请二位长者将令爱付托于我,我在这一点子上,对于二位长者,竟丝毫没有交代。我深知二位长者对于令爱一切放心,只是时时挂念着她的身体。我自从爱她以来,也完全作如是观。我总期尽人事以回天力,在她身体一方面,倘使您们赐我机会,当尽我之所能以图报于万一。

我自己心里想说的话,差不多已说完了。我现在要述我的家庭状况,以资参考。藻父母在堂,一姐已出阁,一妹在学。门第清寒,而小康之家,尚有天伦之乐。令爱和我的友谊经过情形,曾已详禀家中。家严慈对于令爱,深表爱敬,而对于藻求婚的心愿,亦完全赞许。此事之成,只待二位长者金言一诺。万一长者不肯贸然以令爱付诸陌生之人,而愿多留观察的时日,以定行止,我也自然要静待后命。不过如能早予最后的解决,于藻之前途预备上,当有莫大的激励,而学业上有事半功倍的成效。总之,我这时聚精会神的程度,是生来所未有的。我的情思里,充满了无限的恐惶。我一生的成功或失败,快乐或痛苦,都系于长者之一言。假如长者以为藻之才德,不足以仰匹令爱,我也只可听命运的支配,而供养她于自己的心宫;且竭毕生之力于学问,以永志我此生曾受之灵感。其余者不足为长者道矣。临颖惶切,不知所云。

敬肃,并祝万福!

吴文藻 谨上

一九二六年七月一日 美国剑桥

相关关键词:求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