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询

托尔斯泰致索尼娅求婚信

发布:2018-08-03 14:19 浏览次数:153次阅读 来源:DarryRing(DR)戴瑞求婚网

《托尔斯泰妻妹回忆录》中有一个最生活的托尔斯泰。作者塔·库兹明斯卡娅是列夫·托尔斯泰的妻妹,在孩提时代就认识托尔斯泰,少女时代又同出嫁了的姐姐常年住在托尔斯泰家中,甚至称托尔斯泰为“第二父亲”。

她的回忆录不仅全面记叙了托尔斯泰和作者姐姐索菲娅的相识相爱、相知相伴的生命历程,而且生动描写了托尔斯泰一家的日常起居、社交往来和好恶习惯等生活细节,并且真实再现了托尔斯泰本人的一些思想变化以及他许多作品的创作过程。选段记叙了托尔斯泰向索菲娅求婚的过程。

列夫·尼古拉耶维奇·托尔斯泰的坐立不安

9月16日来到了,这是母亲和索尼娅命名日的前夕。

托尔斯泰是在16日吃过饭后来我们家的,我发现他不像往常的样子,有什么事让他坐立不安。他一会儿坐在钢琴前,但还没有开始弹,就站起来在屋里走来走去;一会儿又走到索尼娅身边,叫她两个人一起四手联弹。可是,当索尼娅坐在钢琴前,他又说:“咱们最好就这么坐着。”

于是他们就在钢琴前坐好,索尼娅心平气和地弹起了一支华尔兹《吻》,她学会了为唱歌伴奏。

我看出并感觉到,今天会发生一件极重要的事,但是还不能确认,最后他是会离开还是提出求婚。

我走过大厅,这时索尼娅喊住了我:“塔尼娅,试着唱一下华尔兹,看来,我学会伴奏啦。”

我觉得,托尔斯泰不平静的情绪转到了索尼娅身上,这情绪让她烦躁。

我同意了唱一下华尔兹,像往常一样,站到大厅中间。

索尼娅用那犹豫不决的手伴奏前,托尔斯泰就坐在她身边。我觉得,姐姐让我唱歌,他很不高兴,我是从他脸上那不愉快的表情看出来的。

我放开了喉咙,并不在意这些,继续唱着,陶醉于这支华尔兹的优雅。

索尼娅弹乱了,托尔斯泰不知不觉中好像挪了过来,占据了她的位置,继续为我伴奏,这一下子就赋予我的声音和歌词以华尔兹的生气。

我什么也没注意到,既没看到他脸色表情,也没看到姐姐忸怩不安的样子,全力地在唱出这声音的美,一直到结束,就如此激情满怀地表现了召唤和谅解。和过去华尔兹的结束不一样,我硬是唱出了高调。

“您这次唱得多么棒啊!” 托尔斯泰声音激动地说。

这一夸奖让我高兴,我消除了他的不高兴的情绪,虽然说我不是刻意这么做的。音乐的心境不是按照指令出现的,特别是在唱歌中,你把自己心灵投入进去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晚上托尔斯泰凭我伴奏做了占卜:“如果她在结尾时漂亮地唱出高调,那么今晚就把信交出去(他不止一次的在身上带了给姐姐写的那封信);如果唱得不好——那就不交出去。”

列夫·尼古拉耶维奇·托尔斯泰写给索尼娅的求婚信

过了一会,我看到索尼娅手里拿了一封信,急匆匆的下了楼走进我们房间。

又过了一会,丽莎一声不响地好像犹豫不决地跟在了索尼娅的身后。

“我的上帝!”我想,“她在搅和索尼娅。”怎么回事呢?我还没弄清楚,“如果这是求婚信,她会哭的。”

我放下了茶杯,跑去追丽莎。

我没有弄错,丽莎刚刚下了楼,敲着我们的房门,索尼娅把自己锁在屋里。

“索尼娅!”她几乎叫了起来,“开门,快开门!我要看看你……”

门打开了。

“索尼娅,伯爵给你写信了?快说!”

索尼娅一声不响,手里拿着还没看完的信。

“快说,伯爵给你写信了吧。”丽莎几乎用命令的口吻叫喊着。

从她的声音我听出,她吓得极其紧张,她这种样子我还从来没看见过。

“他向我求婚了。”索尼娅用法语悄声地回答,看起来她很害怕丽莎的情绪,与此同时,她也感受到了平静满足的那种幸福时刻,只有相互的爱恋才会有这种时刻。

“拒绝他!”丽莎喊着,“立刻拒绝!”从她的声音中听到了哀嚎。

索尼娅沉默不语。

看到了她走投无路的样子,我跑去找母亲,是母亲让丽莎平静了下来。

我直接去母亲房间取锁匙,在这里完全出乎预料,我看到了托尔斯泰。他靠着壁炉,站在那里,双手放在身前。我,就像现在一样,看着他。他的脸色是严肃的,只是两只眼睛显得聚精会神的样子,好像比平常更加脸色苍白了。我有点感到难为情,没想到在母亲的房间里找到了他,而这里又谁也没有。

我走过他的身边,也不打算叫他去喝茶。

“索菲娅·安德烈耶夫娜在哪呢?”他问我。

“她在楼下,大概,一会儿就来了。”

他没有说话,于是我走进了餐厅。

这里我引用一段托尔斯泰写的这封求婚信:

  1. 索菲娅·安德烈耶夫娜!
  2.  
  3. 我已经无法再忍受下去了。三个星期以来,我每天都在说:“现在把一切都讲出来,然后就怀着那种苦闷、后悔、恐惧和幸福的心情离开。”每天夜里,如同现在一样,我都逐一回忆过去的情景,我痛苦,我说:为什么我没有说出来,我怎么说呢,我说些什么呢。我随身带了这封信,如果我还是不说出来,或者没有勇气对你说出这一切,我就把信交给你。
  4.  
  5. 你的家人对我的不正确看法在于,似乎我爱上了你的姐姐丽莎,这是不对的。你的小说深深地印入了我的脑海,因为我看过它,我深信,我这个杜布利茨基决不应幻想幸福,不幻想你对爱情真正赋予了诗意的要求……我不嫉妒,而且将来也不会嫉妒你爱的人。我觉得,我能够像为孩子那样地为你高兴。
  6.  
  7. 在伊维茨我曾写过:“正是您,您的在场才极为生动地提醒了我的老迈和对幸福追求的不可能。”但无论当时,还是在其后,我都在对自己撒了谎。那时我原本还能够割舍这一切,重新开始回到孤独劳作的修道院里埋头于事业,可是现在我什么都不能做了。我觉得,我已经把你们的家搅乱了,我同您像同朋友、同一个正直人那样淳朴的、值得珍惜的关系已经失去了。我既不能走,也不能留下来,您作为一做个正直的人,请把手放在胸前,不要匆忙,为了上帝不要匆匆忙忙,告诉我该怎么办。真是自食其果。如果一个月以前有人告诉我说,一个人能像我现在这样苦恼的话,我会笑死的,而这段时间里我却在幸福中苦恼着。
  8.  
  9. 您作为一个正直的人,请告诉我,您想成为我的妻子吗?如果真心实意,您可以勇敢地说“可以”,如果对你自己还有一丝怀疑的影子,那么最好说“不行”。
  10.  
  11. 为了上帝,请好好地问一问自己,听到“不行”会让我很害怕,但我预感到并在自身找到了承受的力量。但是,如果我永远不能成为被爱的人,就像我做的那样,那么这就太可怕了。


令人期待的结局

索尼娅读完了信,从我身旁走到楼上母亲的房间,她大概知道了,托尔斯泰在那里正等着她。索尼娅走到了他跟前,他后来告诉我说: “当然是‘可以’!”

过了几分钟,大家就开始向他们祝贺。

丽莎不在场,爸爸身体不太好,他办公室的门上了锁。

我的感情是双重的:既替丽莎感到痛苦,又替索尼娅感到高兴。不过,我内心深处意识到了,丽莎要成为托尔斯泰的妻子是完全不可能的,也不合适——他们很不一样。

第二天早晨,尽管是命名日,但家中感觉到了暴风雨到来之前的气氛。

母亲把托尔斯泰求婚的事告诉了父亲,父亲特别不满意,他不想同意。此外,他又为丽莎发愁,他很不高兴,因为小的比大的先出嫁,根据古老的风俗习惯,这对大的来说会被认为是一种耻辱,所以父亲说,他不会允许这种婚姻。

妈妈知道父亲的性格,让他平静下来,并叫丽莎来同父亲谈一谈。在这方面,丽莎显现出了了不起的气度非凡和讲究分寸,她安慰了父亲,告诉他不要去和命运对抗,并且说她愿意索尼娅幸福,既然她知道了托尔斯泰爱上了索尼娅,那么她会轻而易举地对他冷淡下来。

父亲的气也消了,在泪流满面的索尼娅面前同意了这桩婚事。

文作者: 塔·库兹明斯卡娅

文来源:北大外文学堂

相关关键词:求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