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询

(女生)家中单膝跪地求婚男友

发布:2018-08-08 17:32 浏览次数:186次阅读 来源:DarryRing(DR)戴瑞求婚网

就在刚才,我向老郑求了婚,整件事情,没有任何预兆。

进门的时候,老郑刚刚帮我开门,就咻的一声跳回洗手间,迅速关门,我以为老郑终于行迹败露,情急之下“卫浴藏娇”,于是我深提一口气破门而入,只看见老郑坐在抽水马桶上眨巴眼睛看着我,愣了一下,挥舞着爪子大喊一声:“别进来,我在拉粑粑呢!”吓得我连忙退下,只能在洗手间外等他,没办法,在洗手间里确实没法求婚,毕竟“粪”围不对……

我在洗手间外紧张地走来走去,激动的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大脑思维跳跃到一个新境界。

一会儿我该怎么引出这个话题?

我好像没有买花束,这样是不是太草率?

女生求婚是否矜持?

他会不会看不上我准备的求婚戒指?

哎呀我就说嘛,应该买那款更贵一点的戒指,拿在手里就不会那么寒酸了~

玫瑰金的主要成分是什么?

他万一一会儿被吓得打嗝会不会太煞风景?

这款戒指如果香港代购的话会不会便宜一点?

老郑应该知道钻石其实不值钱,但是偏偏卖得死贵吧?

我要不要给他普及一下钻石的碳原子结构?

......

我在洗手间门外似乎能闻到我大脑飞速运转时产生的焦糊肉香了,可老郑仿佛下定决心要在洗手间里过年似的,没有任何出来的迹象。我在门外站到腿麻,决定去床上躺着装尸。终于,一阵老式抽水马桶的轰鸣,老郑一边悉悉索索地提裤子,一边嗯嗯啊啊呻吟着自己已经蹲麻的腿,一步一拖地走出来。之后他蹲在床边,面色凝重,仿佛有话要对我说,我心里一阵紧张:莫非老郑真的能掐会算,已经料到我今日有所行动?果然,老郑轻启朱唇缓缓,深沉且幽怨地说道:“媳妇儿,刚蹲厕所蹲的好麻好痛!”

我极力忍住踹在他脸上的冲动,像下基层的领导一样,对人民群众饱经磨难的隐私部位表示关心:“乖……”

老郑一脸天真的蹲在床沿,调整各种姿势放松着双腿。我略微沉吟,轻轻说到:“我最近又看上了一个包……”

老郑眼前一黑,扑倒在床上,酝酿半天,才一脸不情愿的翻身对我说:“说吧,又花了多少钱。”

“不多,一辆电动车的钱”(“一辆电动车”是我和老郑间的一个特殊换算单位,约合人民币4k左右)

老郑叹了口气,抬眼凝视着我,说:你真的……要每个月都买个包么?你的那些包还是不够背么?

我顿时拉下脸来:我买包怎么了?女生买包不是很正常么?即使每个月买个包我也自己负担的起啊!就算我负担不起,你可不可以帮我还信用卡?你忍心见死不救么?

我深深知道老郑最讨厌我透支消费的习惯,但他这次什么都没指责我,只是深吸一口气,努力放缓语调:不是不让你买,这样吧,以后每个月,除去我必须还的房贷和学校的正常运转费用,还有维持我生存的基本开销,我挣得都放你那儿,可好?

“为什么放我这儿?”

“因为你还信用卡会方便些。”

“那你怎么办?不花钱了?”(老郑有许多挺烧钱的小爱好)

老郑缓缓眨眼,无奈道:“我不花了,都省给你花吧。”

“即使每个月都买包,你也不会怪我?”

老郑平静的说:“不怪你,我尽我所能去挣,但是挣得不够,希望你也不要太责怪我。”

我站在原地想了想,觉得老郑说的没什么毛病,就走下床,掏出藏在毛毯里的首饰盒,转身站在他面前。

他的表情从无奈到疑惑,再从疑惑到惊讶,像是不敢相信一般扭过头去。我跟身进步,单膝跪地,他惊呼起来,连忙爬起身来扶着我,嘴里喊着“快起来!别这样!使不得!”,一边扶着我,一边手忙脚乱的翻身下床,也要单膝下跪,慌乱之中从床上滚下,直接摔趴在地上,趴在地上还不忘嘴贫“要不咱俩结拜一个吧,以后就做兄弟!”

我气得差点破功笑场,吼了一声“你给我闭嘴,坐好!”我调整了一下单膝跪地的姿势,对老郑深情告白:“老郑,我靠着几个通宵做出来的学习资料,得了公司的一等奖,这份资料,我在做的时候,就按照第一名的规格去设计,花了很多心思。原来算着日子,获奖通知应该七夕节的时候会公布,没想到提前就公布了,我太兴奋,二话不说就冲进商场买了这个挑了很久的小钻戒,玫瑰金,样式很简单,也很低调,你不要嫌弃好不好?

你说你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该如何不落俗套地向我求婚,我想了很久,你无论怎么求婚,都会落俗套,会让我忘记,唯一能让我刻骨铭心一辈子的办法,就是我向你求婚。你不是怕我会离开你么?现在只要你戴上这个戒指,我就永远不会再离开你了。老郑,你愿不愿意……你愿不愿意……”(彼时我已经哽咽的说不出话了,只能拿起戒指为他带上,因为太激动,竟然分不清左右,戴到了他右手上)

我以为我这样做只感动了自己。万万没想到,老郑这货哭得呜呜的,把头埋在我的肩上,抽噎的柔肠寸断,仿佛黛玉哭宝玉挨了打,又似湘云重逢宝玉诉说被人欺负一般……我只能拍拍他的背给他顺毛,抚慰他别哭了……唉,现在的先生真是越来越爱哭了。

他现在美得冒鼻涕泡,雀跃着下楼跑他母亲大人面前嘚瑟去了……拦也拦不住……是的,这个猪队友一股脑儿地告诉了他妈妈,我向他求婚了。老郑把戒指摸了又摸,看了又看,摘下来又戴回去,反反复复……老郑晚上又戴着戒指,到他父亲大人面前溜达一圈儿。唉……这货是要疯啊……现在的他大概就是这个状态:

我觉得我和他的身份对调了。其实身为一个女性,不能总是事事都等着他主动吧,等他抓耳挠腮的想破脑袋跺脚咬牙终于布置好求婚现场了,那黄花闺女早就等成了黄瓜熟女了……我用的不是黄瓜,谢谢。但是我现在特别后悔一件事就是,我当时一激动,说了一句:“老郑,只要能跟你在一起,以后不买包包都行。”我要抽死我自己,你们都别拦着我!

(以上写于2016/08/03)

现在我和老郑已经分开了。我还好,希望他过得比我好。很多朋友问我和老郑为什么好端端的要分开,我只能如此回答:

伏尔泰曾说过:“使人感到疲惫的不是远方的高山,往往是鞋里的一粒沙子。”

我相信,在开始和经过,老郑是想牵着我,带我寻找远方的高山,但后来,我才知道,出现了一个她,她成了我鞋里的一粒沙,一直折磨我到发疯。我亲爱的过客,爱人之间,信任是最重要的。没了信任也就没了爱情。

文作者:双氢乙烯啡

相关关键词:家中求婚女生求婚